法律咨询师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法律咨询师 > 知识库 > 正文
《红日》中的精彩片段(5段)
《红日》中的精彩片段(5段)
提示:

《红日》中的精彩片段(5段)

写好了信,不常提笔的手觉得微微酸痛。沈振新把信封好放进皮包里以后,走出了沉寂的屋子。
  皎洁的月光装饰了春天的夜空,也装饰子大地。夜空象无边无际的透明的大海,安静、广阔、而又神秘。繁密的星,如同海水里漾起的小火花,闪闪烁烁的,跳动着细小的光点。田野、村庄、树木,在幽静的睡眠里,披着银色的薄纱。山,隐隐约约,象云,又象海上的岛屿,仿佛为了召唤夜航的船只,不时地闪亮起一点两点嫣红的火光。
  他信步地在月光下面走着,两只手插在马裤袋里。
  不远的地方传来“咯咯咯咯”的清亮而柔和的笑声,刺破沉寂的夜的薄幕,停足一听,原来笑声是从梁波的屋子里荡漾出来的。
  “副军长跟一个女同志谈话。”李尧告诉他说。
  听起来,象是很熟悉的声音,令人发生一种愉快的感觉。“是文工团那个演喜儿的女同志?”沈振新没有问出声来,李尧却带头神秘的神情轻声地说:
  “听说是地方工作同志,来的时候,我看见的,围着银灰色的围巾。”
  沈振新暗暗地笑笑。他立即回头,回到自己的屋里,看看表,已是九点半钟,喝了一杯热茶,默坐了一阵,便熄了烛火入睡了。
  梁波和华静两个人,这时候谈得兴致正浓,梁波谈得有劲,华静听得入神,仿佛梁波谈呀讲的,尽是喷着甘美的酒气,使她进入了沉醉如迷的境界。梁波谈了战争,谈了战斗故事,谈了解放军的战士和干部,也谈了敌人;他把莱芜战役里他知道的那些生动的有趣的事情,一件讲完,又讲另一件。华静呢,听完了一件,就要求讲第二件,他讲不完,她也听不厌。
  梁波讲了“小广东”装哑巴捉俘虏兵的故事,讲了张华峰和敌人拚小插子杀死敌人的故事,讲了秦守本、王茂生活捉敌人师长的故事,还讲了他刚刚听到的李仙洲已经逃下去七、八十里,在博山以南一个地名叫做“不动”的地方不动了,终于被俘虏的故事。……
  “我讲了这么久,你也得讲个把我听听啦!”梁波笑着说。
  “有是有,就是我的嘴笨,最生动的事情,一到我的嘴里说出来,就一点滋味情趣也没有。”华静羞涩地说。
  “这几然话,就不是笨嘴笨舌的人说得出来的。”
  “天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地方上支前的群众、民兵一定有不少艰苦、英勇的斗争事迹。”
  “我听到不少。”
  “讲一个怎么样?”
  华静想了想,突然兴奋地问道:
  “听说吗?张家峪八个妇女捉了五个俘虏!”
  “莱芜东边的张家峪?真的?”梁波惊奇地问道。
  “对!你真熟悉!她们捉了一个营长、四个兵,缴了五支枪。”
  “噢?了不起呀!”
  华静嘴说不讲却又讲了起来:
  “战斗结束的那天夜里,张家峪的男子汉都出去支前了,她们有的睡了,有的还没有睡,一面在黑地里纺纱,一面听着动静,她们还不知道敌人已经消灭,个个担惊受怕。在村子前面山口上放哨的姊妹俩,姓张,大的叫大妞,十九岁,小的叫二妞,十四岁。……”
  华静用很低很轻的声音,表达着故事的情节和她自己的情感。梁波生怕打断她的话头,停止了身体的移动和拿杯喝茶的动作,入神地听着,她也就显得更善于传神达意地继续说下去:“她们看到山口下面有四、五个人向她们走来,因为还有点迷迷蒙蒙的月光,看得出是当兵的,手里有枪,她们一看,不象解放军,帽子很大。两个人吓得心里乱跳,大妞便叫二妞赶快跑回村子,把人都喊起来,躲到山沟、山洞里去。那四、五个人果然是敌人,一定是被你们打垮了漏网的。等那四、五个人快到跟前,大妞就躲到路边的一丛茅草里,偷偷地瞟着这几个人的动静。……”
  说到这里,华静眯起眼来,微微地斜着头,把自己变成了故事里的大妞,梁波也就给她的神情完全吸引到故事的境界里面。“一共五个敌人,一个受了伤,头上裹着白布,他们到了村口头,‘砰砰啪啪’地放了几枪,还故意地喊叫:‘站住!再跑就开枪!我们是八路!’他们看到村子里没动静,便进了村子,看看屋子里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锅灶上没有锅,炕上没有席子,墙上、桌上找不到一个小油灯,连坐一坐的小凳子也没有,水缸里连一滴水也没有,水都泼到地上去了,地上稀滑稀滑。……”
  “水泼到地上?”梁波不解地轻声问道。
  华静放大声音,指着面前的茶杯说:
  “她们连一滴水也不留给敌人喝!……后来,五个人分在两家的硬炕上躺下来,不一会,就都死人一样地睡着了。这些情形,跟在他们后面的大妞看见一些,藏在屋子后面的二妞看得更清楚。大妞叫二妞好好地看着这几个敌人,自己就跑到山洞里找大家商量,要想法子捉住这几个敌人,不管怎样不能给他们逃走!”
  “有胆量!”梁波赞叹说。兴趣越来越浓地听着。
  “商量以后,她们一共挑选了八个人,有的拿镢头,有的拿菜刀、斧头,听大妞指挥,要动手一齐动手。她们计划好了,就开始行动。大妞轻巧巧地爬进屋里,几个敌人象死猪一样,只是呼呼死睡。你猜怎么样,大妞一下子就摸了两支枪出来,枪上都是有刺刀的。后来,大妞又爬进另一间屋子,可把她吓坏了,一个敌人忽然翻了一个身,粗里粗气地哼了一声。大妞隐在墙根,连气也不敢喘。闷了好久,这个胆又大心机又灵的大妞,又拖了一支带刺刀的美国步枪出来。她们大家看看,枪膛里都有子弹。”
  她睁大乌亮的眼睛,带笑地望着梁波说道:“这是你晓得的,山东人有几个没放过枪的?她们八个人就有六个会放枪!这时候,天刚刚透亮。八个人就分成两边,冲到屋子里,用刺刀对准那几个敌人,几个敌人从梦里惊醒,吓得只是发抖,还有一支短枪跟一支长枪也缴了下来。他们全都举着手,跪在她们面前只是喊‘饶命!’这样,这五个敌人就给她们抓住,作了俘虏!……”
  华静把故事滔滔地说完,喝子一口茶,赶忙笑着说:
  “我不会讲,你要听到大妞自己讲,那才动听哩!”
  “你讲得好,故事也好!你真会谦虚呀!会讲得很啦!喝杯茶,润润嗓子!”梁波称赞着,给华静倒了满满的一杯热茶。
  华静笑着,摇摇头说:
  “你应该把你自己的故事讲一些给我听听!”
  她真想听听梁波自己的故事,她的心已经落实在梁波的身上,自从那天在这间屋子里见到他,和他一同到匡庄去的路上谈了一些关于战争的话,她的脑子里就怎么也摆脱不开他的形象。战事在激烈进行的时候,她一面忙碌地工作,一面祷祝梁波的健康和安全。战役刚结束的那一天,她就想来探望一下她心里悬念的这个人,忙碌的事务使她分不开身子。今天下晚,卧在床上的龙泽对她说:“小华!去看看他吧!替我去祝贺祝贺他!”“他?谁呀?”华静向龙泽问道。“跟我装聋作哑的!你是个傻子?去吧!”龙泽责怪着说。虽然是在病着,眼睛却很有精神地瞪着她。这样,她便顶着月光来到梁波这里。在梁波这里坐了两个多钟头,听了梁波讲的许多有趣的新鲜故事,她觉得很畅快,但还不够满足,她想知道一些梁波自己的事情,她那使人迷惑的眼睛,竟是那么大胆地盯在梁波的小方脸上。
  “我自己有什么事情好听的?没捉到俘虏,也没缴到枪!
  一颗炮弹落在我的附近,阎王爷几乎把我请了去!”
  梁波大声笑着,华静却吃了一惊。
  “你看,这里破了一块,一个小炮弹片子跟我开子个不大不小的玩笑!”梁波指着衣服的底边说。
  华静走到他的身边,在衣服的伤痕上摸摸,仔细瞧瞧,衣服前底摆上确是有一个破绽的地方,她的小手指刚刚可以从那个破绽的长方形的小洞里透过,小洞的周围有着微微发黄的糊斑。
  “要是打到这里,不就完啦!”梁波指指脑袋笑着说

《红日》的好段和赏析
提示:

《红日》的好段和赏析

“从各个方向的各个角落飞奔出来的炮弹,发出震空的怒吼狂啸,扑向孟良崮的山头和它的周身。孟良崮这座大山,在顷刻间成了火洋烟海,整个山在打着痉挛,发着颤抖,敌人全被淹没在火洋烟海里面,哀嚎惨叫的声浪从烟海里迸发出来,和炮弹的呼啸爆炸声绞在一起。数百个锋利的箭头穿射进拼死抵抗的敌人阵营,把大群密集的敌人撕裂成无数的碎片。在总攻开始两个多小时以后,孟良崮山体的敌人就被完全肃清,大批大批的敌人放下了武器,孟良崮山体的偏枝都被斩断砍尽。但是,战斗的激烈程度不仅没有减退,反而持续高涨。 刘胜斜躺在洼地边上,望着战场的各个方面。 ----摘自《红日》这段文字描述的是1947年著名战役孟良崮之战的场景。宏大的战争场面使读者身临其境,牵动着读者的心,不自觉地被带入到场面中去。而这恰好也是这本小说与同时代战争革命题材小说相比的创造性所在。即以宏大的战争场面的描绘替代传统战争题材小说的传奇性故事。传统的战争小说多以传奇性故事串起的原因可能在于取自于民间,迎合了读者读故事看故事的心态。爱憎的心理使读者们往往倾向于我军用智谋或武力将敌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的传奇。因此这类小说在民间流传广普及性强。我们所熟知的《红高粱》《铁道游击队》大都在此列。另一原因也可能在于这些小说的作者并未亲身经历过战争的场面。不经历,自然无法作出详尽的描绘叙述。这一点上,作为解放战争的亲身经历者的《红日》的作者吴强有着自然的优势,也正是伟大的战争奇迹激发了他的创造热情。《红日》的创作来源于作者对客观生活的激发、来自于内心心灵的渴望。因为亲身的经历,他对于战争的胜利、军队的气魄力量、波澜壮阔的历史相比于其他作家有着更深刻的体会。然而如何把历史完整地呈献给世人,如何独具匠心运用手中的笔表达自己的内心,如何将历史和文学有机结合,成了他遇到的第一道难关。片段中我们看到了吴强塑造的人物刘胜。